禅暝

腐.

乐师(四)

                        第四章  薛-之-谦-


大张伟慌忙地掏出手机,一看屏幕,好家伙,是小弟,打来的可真是时候,呵,呵呵。


他只好接了电话,一边听一边对着薛之谦讪汕地笑。


“对不起对不起,路过路过。”


“哎呀,老大,可算查到了,那个会弹钢琴的奶油小生叫薛之谦,哎呀呀,身世可好了,你回来了我再讲给你听……”


我……@#%#


什么时候不打电话现在打?什么时候不说这事现在说?刚刚小弟的说话声音仿佛还在这个走廊回荡。


大张伟视死如归了,抬头一看,才发现薛之谦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那长长的又黑又软的齐刘海放了下来。


有点不知所措地低着头,紧紧抿着嘴,两只手在身后不安地搅动。跟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般。这让大张伟的胆子大了三分。


“你……你刚刚明明……”连是声音都小得快要听不见,越说越小,如同蚊子的声音。知道又不敢说的样子让大张伟的不要脸性一下子回来了,毕竟是一个小混混。


“哪有,明明什么?”说着不算,还怕他听不见,故意一步一步地靠近。


薛之谦吓得直后退。


像个小女生。


大张伟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女生女扮男装……


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小截的薛之谦,把他逼到墙角,退到不能再退,按住他的头,强吻了一下。


“嗯,是个男生啊。”大张伟轻轻勾着嘴角,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下吻住他的嘴。


薛之谦本来力气就小,这样一来,更小了,只一下一下轻轻地打在他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的,像是小猫挠痒。


这让他想起刚刚他弹的summer。


好听干净。


薛之谦腿软到不行,大脑缺氧。大张伟忽然松了嘴,看着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薛之谦轻笑。


“你是不是没接过吻?白痴,用鼻子呼吸。”


薛之谦死死靠在墙上,用手背捂嘴,细若游丝:“流氓……”


“我记得你叫……薛-之-谦-。”大张伟靠在他耳边轻轻说。


“我记住你了。”拂袖而去。


薛之谦腿软到彻底滑在了地下。


好,现在该去收拾收拾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弟了。


薛之谦看着那个身影,不知道说什么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