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暝

腐.

『乐师』(五)

                              第五章    是我的

大张伟黑着一张脸,直挺挺地就冲青云走,心中满腔怒火。周奇可真能啊,好死不死在那种时候打电话。

但…好在结果没有那么糟糕,至少…呵。大张伟勾了勾唇,用手指一抹嘴角,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这时候才活生生像一个江湖痞子,只是坏中带了点儿好,至少现在是如此。

青云总部离他们学校不远,但这个贵族学校平时管得是非常严的,针孔摄像头遍布整个校园,简直堪称变态。大张伟一路绕过了不知道多少摄像头,其他学生不过只看到了他一路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与行走线路。只是好像已经习以为常,都只是掀了掀眼皮,却什么都没说。

毕竟大张伟在整个学校的知名度不是一般的高。

刚来贵族学校时,有人不知好歹惹怒了他,他直接抄起凳子就把那人砸个头破血流。

后来那个人居然躺在医院叫了帮手去堵他。

没堵到,那个人当天晚上死在了病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刀。

再后来就是打官司,但是不知道是判官被塞了多少金子,大张伟只判了蹲一周的牢,然后青云老大让他当天下午就从牢房出了来。

从此大张伟名声大振。

只要是江湖人或者是社会人,无人不知。

薛之谦此刻还是愣愣地向教室走。

刘海深深的,挡住了他的睫毛与大半个眼睛。抱着一叠书与钢琴谱子,总是带给人一种唯唯诺诺的感觉。

刚到教室,本来较喧哗的教室一下安静了大半。薛之谦有些不知所措。

“哎呀,这不是音乐大赛得了一等奖的薛校花么?”此人出口凌厉讽刺,满腔嘲讽。

“哈哈哈,我看是笑话吧。”另一个人接腔。

有些人虽然非常厌烦,但又不能说什么。

在这个学校,最重要的可是自家的势力,他们虽然不能说有多强势,但在他们班确是最厉害的,没人敢轻易顶撞。

薛之谦只能低了头,紧抱了书向前走。

不知谁作恶,偷偷探出一只脚,薛之谦避之不及,眼看将与地板来一次亲密接触。

大张伟稳稳地接住了他,抱了个满怀。

“没事吗?”大张伟抱着他不肯撒手,仔仔细细地打量。

薛之谦抿着一双薄唇,轻轻摇了摇头。

大张伟冷冷看着他们,道:“我的人,也敢碰?”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