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暝

腐.

桃花醉(十)

                     第十章    情愫与否

青丘白浅现在心里一万匹传说中的神兽草泥马策马奔腾而过。

她是来干什么的……?

吃饱了撑的,看平日里狐帝与女帝秀恩爱吃狗粮没吃过,然后特地跑了大老远,看四哥与老凤凰一点不客气不留余力地狠狠再塞自己一把狗粮?……日了狗了。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几天前。

话说上一回讲到……啊,不对,上一章写到……

纯情omega上了万古至尊闲神alpha,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啊,扯远了。白浅得知消息后大惊失色,然后很不要脸地自行脑补了一下那个万年老凤凰在床上承欢的样子,而且还是个alpha,我的天哪,这消息太劲爆了,如果我要是……

白真早就看出白浅心中所想,要不说还是兄妹呢,默契度不是一般的高,他轻轻看了白浅一眼,意思是:丫头你别想,要是被折颜知道了咱俩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白浅回瞪:你看他哪一次说过我们,更何况还是揍?我可不要放弃这个赚外快的机会。

白真只能挺直了身子努力瞪:小兔崽子你知道什么,明明最小还偏偏要装大人,说了不许说就不许说。我还是不是你四哥了?

白浅:啊呸,就你还是我四哥呢,胆小如鼠,略略略,作为一只纯正的九尾狐,我才不会像你那样胆小。

白真:好哇,你这个小五。

折颜刚好到达战场,看着这俩的气流线,心道怎么又吵上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事情吵架,当哥的还是要让着小五啊。

我发誓如果折颜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的话,作者绝对会死。。

折颜可能是年纪过大,竟然不小心扭伤了腰,白真一惊,赶紧将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折颜扶到床边,不去理会小五那个幼稚的小狐崽子。白皙干净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过了不久,白真从那茅草屋出来,远远的看见白浅的背影。。。。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吗?

白浅:小四儿!

我收回刚才的话……

白浅头一次表情这么严肃,让白真一惊。

“哥,你想过没有,你与老凤凰,到底是什么?”

“我……他是我叔叔。”

“对,也是我叔叔。然后呢?你明明那么在意他,却没有发觉出来吗?四哥,我该说你什么好?你脑子也太愚钝了?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对他的态度吗?”

“……可是,小五,这种事情。”

“四哥,你还不明白吗?有的事情,四哥不去争取,有怎么可能会有得到一说呢?”

回来白真顶着头皮向折颜告了白。

“那个……老凤凰,你说,喜欢一个人会怎么样?”

“会时时刻刻记挂着他。”

“那个……老凤凰,我……”

折颜忽然欺身而上,死死的堵住了白真的嘴。

他等这一刻,真的太久。

真真,你不用说,我都知道,真的。

我很清楚地知道了你说想要什么。

我也是。

一场吻下来,昏天暗地,神魂颠倒。

白浅: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找不痛快?

白真双腿发软,但还是撑起身子,有些羞涩:“那个,上一次我不小心……是我的不对……”

上一次?是说那次吗……?

“不,是我,没控制住自己。”

“哪有,我都不小心上了你!”白真口不择言,待说出来自己反应过来已经是全身僵硬。

“你不就是喝醉了……真真,你!”

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老凤凰的上古英明啊啊啊啊!

真真!

『折真』桃花醉(八)

                          第八章   花前月下


自从白真知道了自己那晚的禽兽不如后,整日提心吊胆,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否认与躲避。


折颜更是愧疚,为自己对白真的心怀不轨痛心疾首,恶狠狠地让自己几个月没碰酒,更是见到了白真就转身就走,害怕自己在真真面前漏出些什么。更是见不得真真用那种单纯如真真的表情看着他,不仅让他遭不住,而且让他心中本来就需的心更缩了几分。


更加不敢面对单纯如白纸的真真了。


他是一个早就不问红尘中事的上神,第一次如此正式地面对自己第一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除了惶恐不安,丝丝缕缕的甜,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他到底对真真怀了怎样一种感情。


是亲情吗?


不对。


是友情?


不对。


是爱……


折颜赶紧停住了自己的想法,不敢去问自己,也不敢去想。


他拼命地压制着自己的心。


白真看见折颜停在了桃花树下,一身浅粉色的衣服与墨色头发倾泻而下。届时,一片薄薄的桃花片儿从桃花枝头落下来,白真愣了愣,几步上前,轻轻地将那片儿花瓣拿了下来。


折颜有些发愣,看着白真的目光,这么久来,终于又再一次这样看着真真,明明他以前,是经常盯着他眼睛看的,真真这张脸,最让他克制不了的,就是真真那双清澈的眼。


他看了片刻,像是终于忍不住,探身前去,搂了白真的腰,将他箍得稳稳地,就这样吻了上去。


百转温柔,湿润轻软的薄唇甜甜腻腻,带着淡淡的桃花味儿,全含在折颜口中,教他生死不得。


白真此刻大脑轰隆一声,仿佛万里江河一泄而出,止不住的大脑停顿当机。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折颜那老凤凰早已经占完了他的便宜,心满意足地抿了自己的嘴走开了。


留真真一个人在那里呆呆杵着。


不知所措。


折颜吃了晚饭,自己出了茅草屋看星象。


忽然想到了真真,鬼使神差般地偷偷看自己的星象。


红鸾星动。


不真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