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暝

腐.

桃花醉(十)

                     第十章    情愫与否

青丘白浅现在心里一万匹传说中的神兽草泥马策马奔腾而过。

她是来干什么的……?

吃饱了撑的,看平日里狐帝与女帝秀恩爱吃狗粮没吃过,然后特地跑了大老远,看四哥与老凤凰一点不客气不留余力地狠狠再塞自己一把狗粮?……日了狗了。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几天前。

话说上一回讲到……啊,不对,上一章写到……

纯情omega上了万古至尊闲神alpha,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啊,扯远了。白浅得知消息后大惊失色,然后很不要脸地自行脑补了一下那个万年老凤凰在床上承欢的样子,而且还是个alpha,我的天哪,这消息太劲爆了,如果我要是……

白真早就看出白浅心中所想,要不说还是兄妹呢,默契度不是一般的高,他轻轻看了白浅一眼,意思是:丫头你别想,要是被折颜知道了咱俩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白浅回瞪:你看他哪一次说过我们,更何况还是揍?我可不要放弃这个赚外快的机会。

白真只能挺直了身子努力瞪:小兔崽子你知道什么,明明最小还偏偏要装大人,说了不许说就不许说。我还是不是你四哥了?

白浅:啊呸,就你还是我四哥呢,胆小如鼠,略略略,作为一只纯正的九尾狐,我才不会像你那样胆小。

白真:好哇,你这个小五。

折颜刚好到达战场,看着这俩的气流线,心道怎么又吵上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事情吵架,当哥的还是要让着小五啊。

我发誓如果折颜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的话,作者绝对会死。。

折颜可能是年纪过大,竟然不小心扭伤了腰,白真一惊,赶紧将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折颜扶到床边,不去理会小五那个幼稚的小狐崽子。白皙干净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过了不久,白真从那茅草屋出来,远远的看见白浅的背影。。。。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吗?

白浅:小四儿!

我收回刚才的话……

白浅头一次表情这么严肃,让白真一惊。

“哥,你想过没有,你与老凤凰,到底是什么?”

“我……他是我叔叔。”

“对,也是我叔叔。然后呢?你明明那么在意他,却没有发觉出来吗?四哥,我该说你什么好?你脑子也太愚钝了?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对他的态度吗?”

“……可是,小五,这种事情。”

“四哥,你还不明白吗?有的事情,四哥不去争取,有怎么可能会有得到一说呢?”

回来白真顶着头皮向折颜告了白。

“那个……老凤凰,你说,喜欢一个人会怎么样?”

“会时时刻刻记挂着他。”

“那个……老凤凰,我……”

折颜忽然欺身而上,死死的堵住了白真的嘴。

他等这一刻,真的太久。

真真,你不用说,我都知道,真的。

我很清楚地知道了你说想要什么。

我也是。

一场吻下来,昏天暗地,神魂颠倒。

白浅: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找不痛快?

白真双腿发软,但还是撑起身子,有些羞涩:“那个,上一次我不小心……是我的不对……”

上一次?是说那次吗……?

“不,是我,没控制住自己。”

“哪有,我都不小心上了你!”白真口不择言,待说出来自己反应过来已经是全身僵硬。

“你不就是喝醉了……真真,你!”

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老凤凰的上古英明啊啊啊啊!

真真!

『折真』桃花醉

                              第九章  白浅


炎热的夏来得如此之快,原本盛怒的桃花园都仿佛被这夏抽得病恹恹的,有气无力地打着卷儿,偶尔风吹罅隙,才肯轻轻摇摇身子点点头。


这其中有一个小点儿尤其可爱。


只见那小点儿不大,看上去也就不到几千一万岁的样子,束着头发,来无影去无踪地穿梭在这树木密集的桃林中,可见其熟练之程度,不禁叫人叹为观止。


不错,那人正是青丘五殿下白家老五白浅。


那身手可谓矫健,还没让人看清怎么回事呢。就听“砰”地一声,那青丘五殿下竟然撞到树上去了!


青丘白浅被撞得头晕眼花,脑袋硬生生撞出了一个包!


她又气又恼又委屈,百般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通通化做惊天动地的“哇——”的一声。


堂堂青丘五殿下竟然因为撞了树就放声大哭起来了!


“小五。”不远处传来一声无奈又心疼的温和声音。


“四哥——”见了来人,青丘白浅仿佛找到了可以撒娇委屈放声大哭生气的人,哭得更大声更委屈起来。


白真百般无奈,心疼地把人从地上拉起来,拍拍泥土,看着这姑娘,轻声道:“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不知道小心点。”


“还不是你带的。”白浅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哭,半挑头地噘着嘴看着白真反驳。


白真一愣,看着这小姑娘无言以对。心道:我真是把你宠上天了!


他把白浅带进去弄药,见四下里折颜不在,悄声对白浅说:“小五,此番我叫你来可不是玩儿的,我……有事得跟你商量商量……”


白浅可好奇,天下的坏事她和四哥什么么干过,每次还不都是什么事儿没有,难道这一次老凤凰都保不了她只手翻天的四哥?或者是他惹了比天还大的事情,不敢让老凤凰知道,找她来帮忙?不过老凤凰都不能解决的事,找她青丘白浅有什么用,四哥真是糊涂了。


“四哥你快说。”


“我……好像……把老凤凰……”


青丘白浅登时眼皮一跳,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你把老凤凰……怎么了?”


“上了……”


一句话如惊雷炸在青丘白浅耳边,青丘白浅瞬间如同一只猫跳了起来。


“你!说!啥!玩!意!儿!——”


“他可是alpha!”


白真视死如归,心情惨痛地点了点头。


白浅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指着她四哥,那个气不打一处来,让她半天说不出话。


“老凤凰知道不知道?”


……“好像知道……”


“四哥你……!”


一个时辰前还欢欢喜喜赶往这里的白浅,哪里晓得要帮她四哥收拾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要是知道了。


她还来……个屁!


『折真』桃花醉(八)

                          第八章   花前月下


自从白真知道了自己那晚的禽兽不如后,整日提心吊胆,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否认与躲避。


折颜更是愧疚,为自己对白真的心怀不轨痛心疾首,恶狠狠地让自己几个月没碰酒,更是见到了白真就转身就走,害怕自己在真真面前漏出些什么。更是见不得真真用那种单纯如真真的表情看着他,不仅让他遭不住,而且让他心中本来就需的心更缩了几分。


更加不敢面对单纯如白纸的真真了。


他是一个早就不问红尘中事的上神,第一次如此正式地面对自己第一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除了惶恐不安,丝丝缕缕的甜,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他到底对真真怀了怎样一种感情。


是亲情吗?


不对。


是友情?


不对。


是爱……


折颜赶紧停住了自己的想法,不敢去问自己,也不敢去想。


他拼命地压制着自己的心。


白真看见折颜停在了桃花树下,一身浅粉色的衣服与墨色头发倾泻而下。届时,一片薄薄的桃花片儿从桃花枝头落下来,白真愣了愣,几步上前,轻轻地将那片儿花瓣拿了下来。


折颜有些发愣,看着白真的目光,这么久来,终于又再一次这样看着真真,明明他以前,是经常盯着他眼睛看的,真真这张脸,最让他克制不了的,就是真真那双清澈的眼。


他看了片刻,像是终于忍不住,探身前去,搂了白真的腰,将他箍得稳稳地,就这样吻了上去。


百转温柔,湿润轻软的薄唇甜甜腻腻,带着淡淡的桃花味儿,全含在折颜口中,教他生死不得。


白真此刻大脑轰隆一声,仿佛万里江河一泄而出,止不住的大脑停顿当机。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折颜那老凤凰早已经占完了他的便宜,心满意足地抿了自己的嘴走开了。


留真真一个人在那里呆呆杵着。


不知所措。


折颜吃了晚饭,自己出了茅草屋看星象。


忽然想到了真真,鬼使神差般地偷偷看自己的星象。


红鸾星动。


不真不假。


『大薛』乐师(六)

                         第六章  下马威

霎时间整个教室安静了下来,一个人的笔从手中滑落,“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打破了这瞬间的安静。没人却转头去看那个人。只见那人一脸惶恐地看着大张伟,显然对大张伟也是认识的,并且恐怕对他的形象也是烂熟于心了的,断然不敢招惹。

没人回答大张伟的话,只是一脸惶恐地看着他。

薛之谦悄拉了拉大张伟的袖子,意思是让他不要较真。

薛之谦不明白为什么大张伟这种人肯帮他,但他对他的好,确实是默记在了心里,决定有机会报答大张伟。

大张伟微微侧首,一双眼睛半瞟着薛之谦,看着这个单纯的少年。

“我问你们是谁动的!”大张伟忽然一声吼道,让他们心中一惊,已经默默为那个出言不逊的人祈福了。

刚刚早就想站出来帮助薛之谦的人站了出来,死死盯着那两个人,以及刚刚悄悄探出脚的人。

大张伟轻轻笑了笑,挑眉侧目看他们,“是你们?”

此刻那三人已经满头大汗,不安地就想否认,拼命摇头。

大张伟脸色立马黑了大半,“知道不知道,我此生最讨厌欺骗我的人。”

话音未落便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啪地一声响,扇得那人倒地不起,有气无力地直呻吟。

“周子,上。”大张伟看了看旁边刚刚赶到的隔壁班他认识的兄弟,冷冷下令。

一群人围上去,将那三人打得哭天喊地。

大张伟只是搂了薛之谦。

“记着,在这个学校,这个地盘儿,这个城市。谁敢动他,就是与我青龙为敌!”大张伟像是在像他们宣扬薛之谦对他的重要性一样。

薛之谦看着比他高了小半个头的绿毛儿男人。

一时间心动如悸。

啊啊啊啊啊啊
是淼淼女神
好不容易画出来了
呜呜呜呜
真感动

桃花醉(七)

                             第七章    误会


折颜从树上跳下来,或许是在桃花树上躺了一晚的缘故,腰一下子疼起来,折颜脸色一变,捂着腰冲白真摇手。


白真脸色更不好,难不成…他昨天…真的…禽兽不如…白真轻轻地扶着他,比折颜矮了小半个头的Omega竟然是上面那个?白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真真。”


“折颜。”


两人同时出口,都尴尬地看着对方,都怀揣着诚惶诚恐。


一个是不知道是不是攻的Omega,一个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有昨天的记忆并且对方差点儿就失身的alpha。


真是尴尬到了极点,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怀鬼胎与心虚。

并且一度觉得自己对不起对方。


于是两个人心有灵犀地同时闭了嘴,刚刚的话都堵在喉咙出不来,进退两难。但又不知所措。真的是心虚到了极点。


“真真,你可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老凤凰也是存活于这四海八荒不知道多久了的上神,索性舍了面子,厚着脸皮问道。


白真没想到这凤凰这么不要面皮,登时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就拼命摇头。


老凤凰没瞧出,心中一松,索性一倒,整个人扒在真真身上。


白真却以为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恨不得杀了自己。


真是…禽兽不如。


白真悔不当初。


好像产生了天大的误会…


『乐师』(五)

                              第五章    是我的

大张伟黑着一张脸,直挺挺地就冲青云走,心中满腔怒火。周奇可真能啊,好死不死在那种时候打电话。

但…好在结果没有那么糟糕,至少…呵。大张伟勾了勾唇,用手指一抹嘴角,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这时候才活生生像一个江湖痞子,只是坏中带了点儿好,至少现在是如此。

青云总部离他们学校不远,但这个贵族学校平时管得是非常严的,针孔摄像头遍布整个校园,简直堪称变态。大张伟一路绕过了不知道多少摄像头,其他学生不过只看到了他一路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与行走线路。只是好像已经习以为常,都只是掀了掀眼皮,却什么都没说。

毕竟大张伟在整个学校的知名度不是一般的高。

刚来贵族学校时,有人不知好歹惹怒了他,他直接抄起凳子就把那人砸个头破血流。

后来那个人居然躺在医院叫了帮手去堵他。

没堵到,那个人当天晚上死在了病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刀。

再后来就是打官司,但是不知道是判官被塞了多少金子,大张伟只判了蹲一周的牢,然后青云老大让他当天下午就从牢房出了来。

从此大张伟名声大振。

只要是江湖人或者是社会人,无人不知。

薛之谦此刻还是愣愣地向教室走。

刘海深深的,挡住了他的睫毛与大半个眼睛。抱着一叠书与钢琴谱子,总是带给人一种唯唯诺诺的感觉。

刚到教室,本来较喧哗的教室一下安静了大半。薛之谦有些不知所措。

“哎呀,这不是音乐大赛得了一等奖的薛校花么?”此人出口凌厉讽刺,满腔嘲讽。

“哈哈哈,我看是笑话吧。”另一个人接腔。

有些人虽然非常厌烦,但又不能说什么。

在这个学校,最重要的可是自家的势力,他们虽然不能说有多强势,但在他们班确是最厉害的,没人敢轻易顶撞。

薛之谦只能低了头,紧抱了书向前走。

不知谁作恶,偷偷探出一只脚,薛之谦避之不及,眼看将与地板来一次亲密接触。

大张伟稳稳地接住了他,抱了个满怀。

“没事吗?”大张伟抱着他不肯撒手,仔仔细细地打量。

薛之谦抿着一双薄唇,轻轻摇了摇头。

大张伟冷冷看着他们,道:“我的人,也敢碰?”

乐师(四)

                        第四章  薛-之-谦-


大张伟慌忙地掏出手机,一看屏幕,好家伙,是小弟,打来的可真是时候,呵,呵呵。


他只好接了电话,一边听一边对着薛之谦讪汕地笑。


“对不起对不起,路过路过。”


“哎呀,老大,可算查到了,那个会弹钢琴的奶油小生叫薛之谦,哎呀呀,身世可好了,你回来了我再讲给你听……”


我……@#%#


什么时候不打电话现在打?什么时候不说这事现在说?刚刚小弟的说话声音仿佛还在这个走廊回荡。


大张伟视死如归了,抬头一看,才发现薛之谦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那长长的又黑又软的齐刘海放了下来。


有点不知所措地低着头,紧紧抿着嘴,两只手在身后不安地搅动。跟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般。这让大张伟的胆子大了三分。


“你……你刚刚明明……”连是声音都小得快要听不见,越说越小,如同蚊子的声音。知道又不敢说的样子让大张伟的不要脸性一下子回来了,毕竟是一个小混混。


“哪有,明明什么?”说着不算,还怕他听不见,故意一步一步地靠近。


薛之谦吓得直后退。


像个小女生。


大张伟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女生女扮男装……


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小截的薛之谦,把他逼到墙角,退到不能再退,按住他的头,强吻了一下。


“嗯,是个男生啊。”大张伟轻轻勾着嘴角,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下吻住他的嘴。


薛之谦本来力气就小,这样一来,更小了,只一下一下轻轻地打在他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的,像是小猫挠痒。


这让他想起刚刚他弹的summer。


好听干净。


薛之谦腿软到不行,大脑缺氧。大张伟忽然松了嘴,看着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薛之谦轻笑。


“你是不是没接过吻?白痴,用鼻子呼吸。”


薛之谦死死靠在墙上,用手背捂嘴,细若游丝:“流氓……”


“我记得你叫……薛-之-谦-。”大张伟靠在他耳边轻轻说。


“我记住你了。”拂袖而去。


薛之谦腿软到彻底滑在了地下。


好,现在该去收拾收拾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弟了。


薛之谦看着那个身影,不知道说什么好。


桃花醉(六)

                       第六章    微妙暧昧

白真头痛欲裂地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好了点。他一睁眼,看着眼熟的环境就知道这里是折颜的小茅草木屋了。

昨天……他不是还在狐狸洞吗?

哦……好像是……来看……最近这没我照料的老凤凰生活得怎么样?随手在一棵桃树下挖了一瓶酒来着?

对了,然后呢?

嘶,想不起来了,头疼。

白真从床上下来,惊鸿一瞥,吓得险些魂儿都飞了。

他……他他他看到了什么?!

那床单上有着一摊血,还有一些白色的东西。

白真不敢再看下去,心惊肉跳,但自己好像除了头疼,没什么地方痛的。

莫非是他衣冠禽兽将折颜……

白真吓得呼吸都快停止了。此刻,白真第一次真真意识到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觉得不可思议,后悔懊恼,但是后面又生出点什么东西,叫他摸不着,只能细细品出点不同的滋味,但那滋味只一瞬就又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摸不着而看不着。

哪怕是平时温润如玉的傲娇白真都懵了。

他实在想象不出那个年龄不晓得多大的老凤凰在他身下承欢的样子,想了想觉得可怕,觉得不可能,但偶尔偷偷瞄到了一眼床上,才知道是真的。更何况,那可是个alpha!

他无比希望自己叫白假,念一万遍“真亦假,假亦真……”的好。

看看床,再念一万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老凤凰呢?他一定醒得比我早,所以想必什么他都……

他怎么办?

负责?道歉?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人,从小护着他的人,从小……爱着,喜欢他的人,哪怕是……

一片浅嫩的薄薄桃花片儿从枝头落下来,轻轻覆盖在树上那人的身上。

他此刻闭着眼,好看的脸上丝毫掩盖不住人的潇洒与红尘凡事,平白地为人添上了英俊随和。

……他在静闭思过。

为他昨天险些犯下的千古罪过。

昨天两人吻得昏天暗地,一切都模糊起来,浓郁的alpha酒香味的信息素与omega的桃花香混在了一起。

醉生梦死,花天酒地。

就在他欲罢不能,想要挺进去时,白真糯糯地叫了一声:“凤凰……”

一下子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似的,从头凉到脚。

他在做什么?这可是……真真。

折颜轻轻翻了个身,早上为真真煮了一点西红柿与鸡蛋,西红柿倒在床上不说,还像是……

他一睁眼,就瞧见站在树下的狐狸,抬头愣愣地看着他,眼睛有光,但还有其他什么不知道的东西。

两个人就这样愣愣地看着对方。

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好。

暧昧的气温在空气中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