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暝

腐.

桃花醉(十)

                     第十章    情愫与否

青丘白浅现在心里一万匹传说中的神兽草泥马策马奔腾而过。

她是来干什么的……?

吃饱了撑的,看平日里狐帝与女帝秀恩爱吃狗粮没吃过,然后特地跑了大老远,看四哥与老凤凰一点不客气不留余力地狠狠再塞自己一把狗粮?……日了狗了。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几天前。

话说上一回讲到……啊,不对,上一章写到……

纯情omega上了万古至尊闲神alpha,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啊,扯远了。白浅得知消息后大惊失色,然后很不要脸地自行脑补了一下那个万年老凤凰在床上承欢的样子,而且还是个alpha,我的天哪,这消息太劲爆了,如果我要是……

白真早就看出白浅心中所想,要不说还是兄妹呢,默契度不是一般的高,他轻轻看了白浅一眼,意思是:丫头你别想,要是被折颜知道了咱俩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白浅回瞪:你看他哪一次说过我们,更何况还是揍?我可不要放弃这个赚外快的机会。

白真只能挺直了身子努力瞪:小兔崽子你知道什么,明明最小还偏偏要装大人,说了不许说就不许说。我还是不是你四哥了?

白浅:啊呸,就你还是我四哥呢,胆小如鼠,略略略,作为一只纯正的九尾狐,我才不会像你那样胆小。

白真:好哇,你这个小五。

折颜刚好到达战场,看着这俩的气流线,心道怎么又吵上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事情吵架,当哥的还是要让着小五啊。

我发誓如果折颜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的话,作者绝对会死。。

折颜可能是年纪过大,竟然不小心扭伤了腰,白真一惊,赶紧将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折颜扶到床边,不去理会小五那个幼稚的小狐崽子。白皙干净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过了不久,白真从那茅草屋出来,远远的看见白浅的背影。。。。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吗?

白浅:小四儿!

我收回刚才的话……

白浅头一次表情这么严肃,让白真一惊。

“哥,你想过没有,你与老凤凰,到底是什么?”

“我……他是我叔叔。”

“对,也是我叔叔。然后呢?你明明那么在意他,却没有发觉出来吗?四哥,我该说你什么好?你脑子也太愚钝了?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对他的态度吗?”

“……可是,小五,这种事情。”

“四哥,你还不明白吗?有的事情,四哥不去争取,有怎么可能会有得到一说呢?”

回来白真顶着头皮向折颜告了白。

“那个……老凤凰,你说,喜欢一个人会怎么样?”

“会时时刻刻记挂着他。”

“那个……老凤凰,我……”

折颜忽然欺身而上,死死的堵住了白真的嘴。

他等这一刻,真的太久。

真真,你不用说,我都知道,真的。

我很清楚地知道了你说想要什么。

我也是。

一场吻下来,昏天暗地,神魂颠倒。

白浅: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找不痛快?

白真双腿发软,但还是撑起身子,有些羞涩:“那个,上一次我不小心……是我的不对……”

上一次?是说那次吗……?

“不,是我,没控制住自己。”

“哪有,我都不小心上了你!”白真口不择言,待说出来自己反应过来已经是全身僵硬。

“你不就是喝醉了……真真,你!”

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老凤凰的上古英明啊啊啊啊!

真真!

『折真』桃花醉

                              第九章  白浅


炎热的夏来得如此之快,原本盛怒的桃花园都仿佛被这夏抽得病恹恹的,有气无力地打着卷儿,偶尔风吹罅隙,才肯轻轻摇摇身子点点头。


这其中有一个小点儿尤其可爱。


只见那小点儿不大,看上去也就不到几千一万岁的样子,束着头发,来无影去无踪地穿梭在这树木密集的桃林中,可见其熟练之程度,不禁叫人叹为观止。


不错,那人正是青丘五殿下白家老五白浅。


那身手可谓矫健,还没让人看清怎么回事呢。就听“砰”地一声,那青丘五殿下竟然撞到树上去了!


青丘白浅被撞得头晕眼花,脑袋硬生生撞出了一个包!


她又气又恼又委屈,百般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通通化做惊天动地的“哇——”的一声。


堂堂青丘五殿下竟然因为撞了树就放声大哭起来了!


“小五。”不远处传来一声无奈又心疼的温和声音。


“四哥——”见了来人,青丘白浅仿佛找到了可以撒娇委屈放声大哭生气的人,哭得更大声更委屈起来。


白真百般无奈,心疼地把人从地上拉起来,拍拍泥土,看着这姑娘,轻声道:“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不知道小心点。”


“还不是你带的。”白浅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哭,半挑头地噘着嘴看着白真反驳。


白真一愣,看着这小姑娘无言以对。心道:我真是把你宠上天了!


他把白浅带进去弄药,见四下里折颜不在,悄声对白浅说:“小五,此番我叫你来可不是玩儿的,我……有事得跟你商量商量……”


白浅可好奇,天下的坏事她和四哥什么么干过,每次还不都是什么事儿没有,难道这一次老凤凰都保不了她只手翻天的四哥?或者是他惹了比天还大的事情,不敢让老凤凰知道,找她来帮忙?不过老凤凰都不能解决的事,找她青丘白浅有什么用,四哥真是糊涂了。


“四哥你快说。”


“我……好像……把老凤凰……”


青丘白浅登时眼皮一跳,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你把老凤凰……怎么了?”


“上了……”


一句话如惊雷炸在青丘白浅耳边,青丘白浅瞬间如同一只猫跳了起来。


“你!说!啥!玩!意!儿!——”


“他可是alpha!”


白真视死如归,心情惨痛地点了点头。


白浅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指着她四哥,那个气不打一处来,让她半天说不出话。


“老凤凰知道不知道?”


……“好像知道……”


“四哥你……!”


一个时辰前还欢欢喜喜赶往这里的白浅,哪里晓得要帮她四哥收拾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要是知道了。


她还来……个屁!


『折真』桃花醉(八)

                          第八章   花前月下


自从白真知道了自己那晚的禽兽不如后,整日提心吊胆,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否认与躲避。


折颜更是愧疚,为自己对白真的心怀不轨痛心疾首,恶狠狠地让自己几个月没碰酒,更是见到了白真就转身就走,害怕自己在真真面前漏出些什么。更是见不得真真用那种单纯如真真的表情看着他,不仅让他遭不住,而且让他心中本来就需的心更缩了几分。


更加不敢面对单纯如白纸的真真了。


他是一个早就不问红尘中事的上神,第一次如此正式地面对自己第一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除了惶恐不安,丝丝缕缕的甜,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他到底对真真怀了怎样一种感情。


是亲情吗?


不对。


是友情?


不对。


是爱……


折颜赶紧停住了自己的想法,不敢去问自己,也不敢去想。


他拼命地压制着自己的心。


白真看见折颜停在了桃花树下,一身浅粉色的衣服与墨色头发倾泻而下。届时,一片薄薄的桃花片儿从桃花枝头落下来,白真愣了愣,几步上前,轻轻地将那片儿花瓣拿了下来。


折颜有些发愣,看着白真的目光,这么久来,终于又再一次这样看着真真,明明他以前,是经常盯着他眼睛看的,真真这张脸,最让他克制不了的,就是真真那双清澈的眼。


他看了片刻,像是终于忍不住,探身前去,搂了白真的腰,将他箍得稳稳地,就这样吻了上去。


百转温柔,湿润轻软的薄唇甜甜腻腻,带着淡淡的桃花味儿,全含在折颜口中,教他生死不得。


白真此刻大脑轰隆一声,仿佛万里江河一泄而出,止不住的大脑停顿当机。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折颜那老凤凰早已经占完了他的便宜,心满意足地抿了自己的嘴走开了。


留真真一个人在那里呆呆杵着。


不知所措。


折颜吃了晚饭,自己出了茅草屋看星象。


忽然想到了真真,鬼使神差般地偷偷看自己的星象。


红鸾星动。


不真不假。


桃花醉(七)

                             第七章    误会


折颜从树上跳下来,或许是在桃花树上躺了一晚的缘故,腰一下子疼起来,折颜脸色一变,捂着腰冲白真摇手。


白真脸色更不好,难不成…他昨天…真的…禽兽不如…白真轻轻地扶着他,比折颜矮了小半个头的Omega竟然是上面那个?白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真真。”


“折颜。”


两人同时出口,都尴尬地看着对方,都怀揣着诚惶诚恐。


一个是不知道是不是攻的Omega,一个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有昨天的记忆并且对方差点儿就失身的alpha。


真是尴尬到了极点,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怀鬼胎与心虚。

并且一度觉得自己对不起对方。


于是两个人心有灵犀地同时闭了嘴,刚刚的话都堵在喉咙出不来,进退两难。但又不知所措。真的是心虚到了极点。


“真真,你可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老凤凰也是存活于这四海八荒不知道多久了的上神,索性舍了面子,厚着脸皮问道。


白真没想到这凤凰这么不要面皮,登时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就拼命摇头。


老凤凰没瞧出,心中一松,索性一倒,整个人扒在真真身上。


白真却以为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恨不得杀了自己。


真是…禽兽不如。


白真悔不当初。


好像产生了天大的误会…


桃花醉(六)

                       第六章    微妙暧昧

白真头痛欲裂地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好了点。他一睁眼,看着眼熟的环境就知道这里是折颜的小茅草木屋了。

昨天……他不是还在狐狸洞吗?

哦……好像是……来看……最近这没我照料的老凤凰生活得怎么样?随手在一棵桃树下挖了一瓶酒来着?

对了,然后呢?

嘶,想不起来了,头疼。

白真从床上下来,惊鸿一瞥,吓得险些魂儿都飞了。

他……他他他看到了什么?!

那床单上有着一摊血,还有一些白色的东西。

白真不敢再看下去,心惊肉跳,但自己好像除了头疼,没什么地方痛的。

莫非是他衣冠禽兽将折颜……

白真吓得呼吸都快停止了。此刻,白真第一次真真意识到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觉得不可思议,后悔懊恼,但是后面又生出点什么东西,叫他摸不着,只能细细品出点不同的滋味,但那滋味只一瞬就又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摸不着而看不着。

哪怕是平时温润如玉的傲娇白真都懵了。

他实在想象不出那个年龄不晓得多大的老凤凰在他身下承欢的样子,想了想觉得可怕,觉得不可能,但偶尔偷偷瞄到了一眼床上,才知道是真的。更何况,那可是个alpha!

他无比希望自己叫白假,念一万遍“真亦假,假亦真……”的好。

看看床,再念一万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老凤凰呢?他一定醒得比我早,所以想必什么他都……

他怎么办?

负责?道歉?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人,从小护着他的人,从小……爱着,喜欢他的人,哪怕是……

一片浅嫩的薄薄桃花片儿从枝头落下来,轻轻覆盖在树上那人的身上。

他此刻闭着眼,好看的脸上丝毫掩盖不住人的潇洒与红尘凡事,平白地为人添上了英俊随和。

……他在静闭思过。

为他昨天险些犯下的千古罪过。

昨天两人吻得昏天暗地,一切都模糊起来,浓郁的alpha酒香味的信息素与omega的桃花香混在了一起。

醉生梦死,花天酒地。

就在他欲罢不能,想要挺进去时,白真糯糯地叫了一声:“凤凰……”

一下子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似的,从头凉到脚。

他在做什么?这可是……真真。

折颜轻轻翻了个身,早上为真真煮了一点西红柿与鸡蛋,西红柿倒在床上不说,还像是……

他一睁眼,就瞧见站在树下的狐狸,抬头愣愣地看着他,眼睛有光,但还有其他什么不知道的东西。

两个人就这样愣愣地看着对方。

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好。

暧昧的气温在空气中发酵。

【折真】桃花醉

                第五章     你喝了什么


折颜近日太过于无聊,百无聊赖,其实也不过就是因为白真与白浅兄妹二人都没住在十里桃林了,俩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留他一个孤家寡人。


他倒是想起曾经同白浅她娘说的:“没了他,我倒是会寂寞。”等到真到了这时候,这才真正品出那寂寞的滋味来,太不是滋味儿了。


折颜终于离开了十里桃林的湖边,已经在那里坐了一天的折颜起来时到底是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没了那两个整日整日地闹腾的小东西,十里桃林终于显出些冷清来。


桃花大把大把地开,有的缀满了枝头,粉嘟嘟地压弯了整片枝丫。浅色的深色的枯萎的娇嫩的,最后都落下了,离开了树,铺满了十里,有的还带着卷儿,如同十里红妆。


最后也的确成为了十里红妆。


折颜看着这凡世间看不到的百年盛景,觉出些凄凄凉凉的孤独。


想来这传说中的神仙,最后竟然还会因为孤独如此而伤神。更衬托出他的可笑来。


于是这位传说中的神仙,竟然踏着步子,拿着锄头,去桃花树下刨酒喝。原来不是神仙都是过得那么滋润的。折颜近日喝酒没人管,越发肆无忌惮来,潇洒安逸地躺在椅子上,惬意地喝酒,就这样不过几日便又喝完了一个桃树底。


没办法,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好像最近真的喝的有点猛,别说是十里,怕是三十里都不够。


折颜又只好叹了口气,去亲自酿酒。


好埋在底下继续喝。


好不容易干完了,折颜作为一个老人,已经有点魂欲归天的感觉,一下子整个人窝在椅子上,慵懒的眯着眼睛,这时才终于显出点仙风道骨来,料谁都不会想到这个满面仙气的人刚刚还在…


挖地!


可能是太累了,不过一会,他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黏黏糊糊地绕了上来,鼻尖一直饶着于其他桃花味儿明显不同的桃花香,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或者又是什么新品种的桃花。


这个味道好熟悉,真香。他迷迷糊糊地想。


好像是一只omega的信息素。


折颜这个想法一出来的瞬间,终于反应过来,内心一惊,睁开眼睛就看到趴着他身上的白真。


此刻白真已经醉到不知今夕何夕了,只是捉到了热度的信息源头,不由自主地就凑了过去。


折颜慌乱,将白真扶起来,半搂不搂地抱在自己怀中:“真真,你这是…?真真?真真?”


白真自然不晓得答话了,被折颜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刺激得一个激灵,昏昏沉沉倒在了折颜怀中。本就醉了八分,如今被这浓烈的迷人的Alpha酒香一激,更是醉了一分。还有一分勉勉强强维持着不让自己彻底昏死过去,但也已经毫无意识。


折颜平日无人时不会隐藏信息素,自然没有在意这些。


他看着白真手中的酒瓶,内心一动,惊道:“真真,你喝了什么?!”


那竟然是不知道何时他埋在不知何处的一种催情酒!


桃花香愈发浓烈起来。


白真只是不自觉地缩紧了胳膊,环住了折颜的脖子,身体愈发烫了起来,像是一个怪物无声的喧嚣着索要着什么。


折颜不敢再开,赶忙移开目光,自己身上的酒味也开始浓郁起来。


完了。



『折真』桃花醉(四)

                     第四章   沧海桑田

 
 

话说回来,自从折颜给白家老四取名为白真以后,不过几日,便回了十里桃林,白家老四自然是不可能愿意的,折颜最怕小孩儿撒娇哭闹,找了个理由,偷溜出了青丘。

 
 

知道真相的白真眼泪掉下来。

 
 

再后来,白真偷溜出了青丘,不成想,那次差点要了他的性命,折颜怒气冲冠为红颜,一直到很多万年,哪怕是今天,那也是叫人津津乐道的。

 
 

但也是给四海八荒的各位小仙神妖一个警戒,没人可惹得起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

 
 

白真不过几万岁,便带着他不大的五妹--白浅,为祸四方,险些将这四海八荒都搅得翻个面来,真真是熊到家了!

 
 

但某些人似乎不怎么在意,白真与白浅成天厮混在十里桃林,与他作伴,都不知道有多高兴。

 
 

更别提玩耍。

 
 

那简直是纵容过度了。

 
 

“你们出门在外,若是有人找你们麻烦,不要紧,说我的名号便行。”折颜露出笑,不愧为不涉尘世的神秘上神,一笑便是惊人。

 
 

白真一个小孩看得生生愣住了。

 
 

果然不负折颜期望,不过半日,十里桃林的人排成了人山人海。

 
 

折颜只对他们挑嘴一笑:“小孩嘛,不必太在意,毁了你们多少东西,大不了我赔给你便是了。”

 
 

偏袒之意简直溢于言表。

 
 

于是没有人再去讨公道了。

 
 

废话。如果不是折颜护着那一对兄妹的话,光是曾经被偷过鸡摸过狗的人,那就能一口一个唾沫星子淹死白真与青丘白浅了。

 
 

可是…

 
 

有折颜。

 
 

谁愿意得罪折颜呐?更何况,折颜上神都如此说了,要是真再同一对不大的小孩儿计较,那可真是小肚鸡肠了,没有气量。

 
 

于是所有的人便纵容着他们。

 
 

两个小家伙越发得寸进尺起来。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

 
 

四海八荒被祸害得天翻地覆,天帝都要看不下去了,但只能看在眼里,无奈在心头。

 
 

谁让他们有折颜护着呢。

 
 

不过几万年间,沧海桑田。

 
 

折颜叫他:“真真。”

 
 

那一声,的确是刻在了心里的。

 

桃花醉(三)

                            第三章   白真

青丘此时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放眼望去,竟然全是为了青丘小殿下庆生赶来的人。好不容易忙完了,该等到正主出来时,却迟迟不见四殿下的人影。

狐帝终于坐不住了,唤来青丘二殿下,问:“你可知道你四弟去了何处?”

他摇头:“不知。”

白止急得直跺脚:“你且快些去寻他。”

“是。”

正说着,就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声音。

“白止,也有你坐不住的时候啊?哈哈。”白止转身一瞧,那可不是折颜吗?而在他怀中的,不是自己的小四儿还是谁呢?

“折颜,你个老大不知羞的!你且拐了我的儿子不说,还跑到我这里数落我?快些把我儿子放下来,今天要是又误了四儿的取名与生辰,看我会不会再饶了你!”白止瞪他。

“嘿,白止你什么意思,不要看你生了个好娃娃就可以这样说,我今个儿来,可是为你这omega小娃娃庆生的,不过,你也不晓得教教他怎么隐藏信息素,我一眼便看出来,他是个天生丽质的omega了。”

两人互相数落了一番,好大一阵,青丘女帝终于来劝:“好啦好啦,你们俩人又是在干什么呢?今天可是小四的生辰呢,要是让你们俩人给耽误了,看我不收拾你们。”

于是带着白家小四儿见过客,收过礼,庆过生辰,终于开始想白家小四儿的取名字的事情。

一个个地都说了自己取的名,对比下来,又都觉得不好,纷纷否决。

折颜那个柱子,喝了好一会儿茶,听了好一会儿的名字,终于觉得再不说就迟了,开口道:“白真。”

众人不解:“什么?折颜上神这是在叫谁?”

折颜被他们蠢得叹了口气,放下茶杯:“我是说,就叫他白真如何?”

“白真…白真…白…好哇!这名字好!”白止一拍大腿,赞同道。

“你这是做什么,不用这么吓人,我可是还在旁边呢,你说是吧,真真。”折颜故作皱眉状,然后又笑着去看那个刚刚被取名叫白真的小家伙。

白真乖巧地点点头:“漂亮叔叔说什么都是。”

白止捂胸痛心状:自己家的小可爱莫名其妙就这么被折颜拐跑了?心有不甘呐,心有不甘!

桃花醉 (二)

                         第二章     矜持


    白家老四的生辰到了,整个青丘和各种四海八荒的人匆匆赶来贺寿,包括白真心心念念的那个漂亮叔叔也是要来的。他实在是快要等不及了,等不及见到那个漂亮叔叔,等不及他会怎样品论自己。


     白家老四一边想着一边开心,实在等不及要见到那个人了,他笑着,蹦蹦哒哒地跑到他认为的最远的地方---青丘的那片湖边,去等他。


    而折颜正在赶来的路上…还提着桃花醉。


    白家老四等了许久也等不到,也不急,安安生生地坐在那里。毕竟他等了那个漂亮叔叔这么久了,又怎么还会急这一时呢。只是他的心脏止不住地跳,快要跳出来一样。


    折颜腾云,终于是到了青丘。


    白家老四老远就望见折颜了,欢呼雀跃起来,一路小跑过去,一时心急,被路上的石头绊倒,“哎哟”一声摔在地上,疼得他憋不住地想哭。


    折颜瞧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噗通一下就倒在地上,赶忙去扯。


    “这是谁家小孩儿啊?怎么如此不小心?”折颜看着白家老四,瞧见他一脸的可爱忍不住打趣。


    白家老四还小,不懂得隐藏信息素,哪怕他的信息素连他爹爹白止都没能闻得出是什么味,但好说歹说一下就能知道是个Omega不是。


   好家伙,竟然是个罕见的Omega。折颜吃了一惊。


   白家老四委委屈屈:“我周岁时你还来看过我的,怎么没过多久漂亮叔叔就忘了我了,我现在不丑了…真的,你看。”他抬头,又看着折颜。像极了一个讨食的小猫。


   折颜一愣,这才明白过来,看着小孩儿不屈不挠的讨巧样子,嘴角一扬,又是那个为老不尊,玩世不恭的样子:“果然呢,你长得真是可爱!”


   白家老四这厢还绞着手指,一脸不好意思,很矜持地抿着嘴巴,吧唧一口亲在折颜脸上。


   折颜又是一愣,然后笑起来,“好哇,你这小子!”


   白家老四听到了他好喜欢的答案,实在是忍不住,漂亮叔叔也好好看,实在是忍不住,漂亮叔叔还说他可爱,实在是忍不住。


  真是愧对作者取的标题,但是,实在是忍不住!


 


   


『折真』桃花醉

    萌这对好久了嗷嗷嗷,更重要的是上网发现他俩是官配嗷嗷嗷!


    昨天忽然大开脑洞,想象了一下折真的ABO就兴奋到不行!


     我…可能时不时地断更…但,这都不是问题! 重要的是折真啊宝贝们!

 

     放心食用,我看了无数的折真虐文,实在…不忍心虐他俩了

   

   ---------我是折真爱情的分割线------


          第一章:那位说我丑的漂亮叔叔


    


    话说起来,远古上神折颜可是开天辟以来大洪荒时代孕育出的第一只凤凰,要问起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又是天地间一等一的“神医”,那便更是不得了了。


     可惜,折颜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随意,所以现在小仙们谈论起来,便一定是“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的神秘上神”。


    传说中的折颜上神也不负众望,整日整日地在他亲手种下的十里桃林中惬意度日。


    听说这十里桃林还是他送给…额咳咳,这个姑且不谈。

  

   

    听说狐帝白止他们家又新添了一个小娃娃,第四子了,依旧个男儿,折颜估摸着去凑个热闹,正好这些天在桃林待得腻了。更重要的是…


    那娃娃是个罕见稀有的Omega,这可不得了,他得去看看。


    唉呀妈呀,指不定这个Omega怎样好看,怎样可爱呢?


    只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


    新生的娃娃都还没长开…


   折颜准备了上好的桃花醉,喜气洋洋地提着去见白家四儿,没想到没想到…


    “白止,你生的娃娃怎么这般丑?”


     折颜自然没想到,虽然白家老四才丁点大一点,但是对美丑已经有着清晰的认知了…


     白家老四嚎啕大哭,这周岁宴被折颜这一句话搅得天翻地覆,于是取名,便拖到了第二年生辰。


     后来,白家老四整日坐在青丘湖边,对着湖面用手戳着脸,练习表情,怎样好看,怎样不好看。并且因为他已经长开,不再是皱皱巴巴的那一只小狐狸了…又整日整日地盼着折颜…


     没想到,一整年,他都没来,白家老四好不沮丧,看着湖面的倒影,竟然开始抽抽搭搭起来。


    “四…四弟?”


    “唔,二…二哥…”


    “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坐在这里哭?”


    “我…那个说我丑的漂亮叔叔怎么还不来呢?”

一边说着一边抹眼泪,那委屈的样子好不可怜,一张好看可爱的面团脸哭得梨花带雨的。


    白家老二这才想起来那位折颜上神了,一笑:“放心吧,他今年会出面你的生辰的。”


    虽然白家老四没听太懂,但是却知道了折颜会来,好不开心,一路小跑坐到一个他觉得没人的地方,开心得像个疯子一样玩了起来。


    那个说我丑的漂亮叔叔会来。


    他如是想。